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信和文苑
【员工心声】父亲
信息来源:中建五局安徽公司     日期:2018-12-14     点击次数:1572

父亲

 

当我儿子出生的那一天,我还在学着车,分秒必争地准备着驾考。母亲的一个电话催促我赶到产房,在无聊等待中玩着手机。那时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,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身份——父亲。

在我还未真正懂得“父亲”这两个字的含义,并体会到它背后的分量时,我的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。

当我的女儿被推出产房的第一瞬间,我看到她的第一眼,我当时就问母亲:“为什么丫头长得不怎么好看?”母亲看了我一眼,淡淡一笑:“孩子刚出生都这样,长长就好了。”听完后我心里释然了,可是心里充满的是很仓惶的感觉。为什么仓惶呢?我一直在心里问自己:我到底有没有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呢?什么样的父亲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呢?因为现在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所以我决定带着这个问题回去问问自己的父亲。

童年的记忆有着各种颜色。有着春天般的绿色,有着夏日般的艳红,有着秋天般的金黄,也有着冬日般的雪白,而贫穷的生活却让五彩斑斓的日子变得灰白。小时候家里经济负担很重,爷爷因为生病要花很多钱去吃药打针,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。少年的眼中,看到的是母亲拂晓就下地干农活,而父亲却心安理得地睡到日上三竿;看到的是母亲不仅要种菜种田,还要喂猪养鸡,而父亲甩甩衣袖,长叹一声“宁欺白须公,莫欺少年穷,终须有日龙穿凤,唔信一世裤穿窿”;看到的是母亲摆摊下完早市后,骑着自行车到到二三十里外的县城去进点日用小百货,中午还要饿着肚子骑回家,而父亲悠闲地侍弄着他的花花草草······那时对于我来说,父亲就是一个光说不做的“君子”。

可是我却深爱着他。

有一年冬天,快过年了,当邻居们欢天喜地购买年货的时候,父亲问我和妹妹想吃什么,我们殷切地说“香蕉” 可是,我们却不抱希望,因为父亲兜里的钱还不够买过年需要的东西。傍晚时分,隐约看到一个穿着破旧棉衣的父亲在凛冽风中摇晃着,显得那么单薄。一到门口,他激动地喊着我们的名字,从怀中掏出一大串香蕉。我和妹妹抽吸着鼻涕,咽着口水,兴奋地都没有看清香蕉上面的黑乎乎的东西,就狼吞虎咽了。事后,父亲非常抱歉地说:“因为快过年了,卖水果的人都走光了,只剩下几串有点坏的香蕉。”可是,多年后的我仍满足地回味着那些香蕉的味道,真的又香又甜。

父亲,对于孩子可能是偶像,或许也有着一种信仰的力量。

每当我在工地上爬上爬下的时候,每当我彷徨无依的时候,我闭着眼,头脑想着自己的孩子,我就可以感受到心底深处那股无穷的力量。如今看着我的孩子们,我就仿佛看到了责任,仿佛看到了奉献,仿佛看到了成熟。

父母永远是孩子永恒的生活范本。到底该做一个怎么样的父亲,或许我已经找到了答案。想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,自己得先做什么样的人。虽然现在孩子们还小,还不懂“父亲”的内涵,但是我希望当他们成长到我这样的年纪时,提及父亲,可以幸福地微笑,可以由衷地自豪!

看着女儿安静地吮吸着乳汁,我的耳边响起了许飞演唱的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:“一九八四年,庄稼还没收割完,儿子躺在我怀里,睡得那么甜······”(合肥地铁5号线/李少华    责任编辑/刘欢欢)


Copyright 2013   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安徽公司 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3007073号 
中建五局安徽公司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滨湖新区徽州大道与烟墩路交叉口时代广场C8#12层 网址:www.cscec5bah.com